Copyright©2018 深圳市东方衡洋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62468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深圳 专业 速度 效率 物流环节是争分夺秒时效
    

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0755-82388982
服务时间:
0:00 - 24:00
>
>
>
人民币国际化:路漫漫其修远?

人民币国际化:路漫漫其修远?

作者:
来源:
2014/07/25 00:00
浏览量

引子
近日,美国Aite Group LLC咨询公司受明讯银行委托,针对被议论的如火如荼的“人民币国际化”问题,对银行家、法律业人士、资产管理人员等进行调查。明讯银行负责公司战略的董事Marc Robert-Nicoud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机会。一种货币在如此短时间内取得如此巨大成就也非常罕见,未来会有重大上升空间。”
Aite援引的数据显示,人民币在商务以及会计活动中的作用正在攀升,在2013年10月占全球贸易的8.7%,高于2012年1月的1.9%。但是,美元81.1%的占比仍使之相形见绌。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政府扩大人民币应用的目标存在其他挑战,其中包括缺乏以人民币计价的投资产品等因素。Aite报告的作者Virginie O’Shea认为,“运营问题依然是使用人民币方面最大的障碍。”
Aite报告称,“许多行业参与者认为2020年将是人民币作为国际性货币的一个关键转折点,届时人民币很可能会在全球范围实现全面可兑换。”在那之前,离岸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将依赖中国人民银行提供的流动性”。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李志刚认为,“历史上,其他货币替代现存的国际主导货币都要经历很长时间才能实现。”
今天讨论的人民币国际化已经不是历史上英镑、美元那样的“一家独大”,而是在新的多元化国际金融体系下,使人民币成为国际上普遍认可的计价、结算及储备的货币。目前人民币境外的流通并不等于人民币已经国际化了,但人民币境外流通的扩大最终必然导致人民币的国际化,使其成为世界货币。

英镑国际化:断鳌立极
18世纪依赖工业革命,英国建立起强大的工业体系。由于英国在工业制品的生产具有明显优势,英国政府努力推动自由贸易,英国从世界各国进口原材料,向世界各国出口工业制品,获取巨大的贸易利益;同时,英国企业大规模向海外直接投资,以控制海外原材料供给和工业制品市场。
19世纪,各国相继采用金本位制,即在各国货币可以兑换黄金的条件下,在国际贸易等国际经济活动中不仅可以直接用黄金进行交易,也可以用大家普遍认可的货币来进行交易。如果各国持有黄金并用于国际结算,不仅要支付黄金的保管费用,还要支付较高的结算成本。但是,如果各国在伦敦开设英镑账户并通过伦敦银行进行国际结算,不仅可以得到利息收益,而且只需要支付较低的结算成本。当时的英国是世界上经济最强大的国家,基于对英国经济的信任以及对英镑兑换黄金的信任,各国都愿意持有英镑并用英镑进行国际结算。
英镑随之成为国际货币。进入20世纪,英国经济被美国超越,但是国际货币的惯性运行,使英镑在此后依然长期保持着国际货币的地位。
 
美元国际化:大势所趋
美元的国际化和英镑具有相似的特点——美国在当时具有世界第一的经济实力,压倒性的对外经济规模使之成为不同时期主要的国际货币。不同的是,英国是通过建立完善的金融体系加之提供良好的金融服务,加快了英镑国际化的进程;美国则通过建立以美元为核心的国际货币制度,加快美元国际化进程。
1872年美国经济总量就已经超过英国,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美国的出口并未超过英国,金融体系发展也相对滞后,1913年美国还没有中央银行。1914年后,美国的实力不断上升,而英国却向着相反的方向。美元是20世纪20年代唯一保持与黄金按照固定比率自由兑换的货币,美元在国际贸易和金融领域使用越来越广泛。当时,美元并没有取代英镑的地位,部分原因是英镑在国际贸易结算中还被广泛使用。1940年,海外拥有的英镑流动资产是美元流动资产的2倍。
1945年,英镑和美元的地位开始逆转。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受益,并且进一步出借美元,英国却举借了大量外债且经济发展相对落后,这种此消彼长的态势,最终成就了美元的优势地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为稳定战后国际金融秩序,重建战后国际货币和贸易体系,44个国家或政府的经济特使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的布雷顿召开会议。商讨重建国际货币体系的方案,会上讨论了英国提出的“凯恩斯方案”和美国提出的“怀特方案”,英美两国都想最大限度地维护本国在战后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主导地位。
随着美国实力的上升和英国实力的下降,最终美国占据了主导地位,建立起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美元实际上成为黄金的“等价物”,这种独特地位使美元成为国际货币体系新的领导者。
此后,美国通过“马歇尔计划”等手段大力推行美元国际化,美元实现了全球性扩张。
由于“布雷顿森林体系内在”的缺陷,到了20世纪六七十年代,美元危机频繁爆发。尼克松政府不得不在1971年宣布停止美元与黄金兑换,1973年以美元为中心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彻底瓦解。
然而“布雷顿森林体系”的瓦解不仅没有削弱美元的地位,反而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美元的影响力,因为1976年签订《牙买加协议》后,黄金非货币化了,这事实上帮助美元消除了最大的竞争对手,美元凭借其强大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力、高度发达的资本市场等优势继续占据国际货币体系的主导地位。
 
日元国际化:持邻为式
在英镑主导权让位于美元之后,长期形成了美元独大的局面,直到日本经济的崛起。1964年,日本成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八条款国,承诺履行对日元自由兑换的义务。在国际商品和外汇交易中使用日元成为可能,但“布雷顿森林体系”中美元的霸权地位并没有给日元国际化留下很大的空间。
1973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黄金、美元的脱钩使多元化的国际储备成为现实。但从日本国内来看,日本政府和央行对日元国际化持一种否定态度,甚至采取种种措施加以限制。
1980年12月,日本大藏省颁布实施的新《外汇法》把过去对资本交易的“原则上禁止”改为“原则上自由”,取消了本国居民向国外提供日元贷款和外汇不能自由兑换成日元的限制,从而揭开了日元国际化的新篇章。
1984年,大藏省发布《日美日元美元委员会报告书》。1985年,外汇审议局发表《关于日元的国际化》等一系列重要的官方文件或协议。此后,日本政府又在东京创设离岸金融市场,宣布开放境外金融市场,取消外资流出限制,提高对外资流入的限额,并对外国人在日本发行日元债券和发放日元贷款等一系列措施,从而掀起了日元国际化的高潮。
上世纪90年代出现了停滞不前的局面,甚至随着“平成萧条”和金融危机的持续,日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出现下降迹象。日元在日本出口贸易中的结算比率由1992年的40.1%下降到1997年的35.8%。1997年,日元在各国的外汇储备中仅占6.0%,而马克占13.6%。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不期而至,学者将导致危机爆发的根源归因于东亚不合理的货币体系,并因此而对东亚新的货币格局展开了各种各样的探讨,作为东亚惟一在国际货币格局中占有重要一席之地的日元成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1997年5月日本重新修订了《外汇法》,使国内外资本真正实现无约束的国际流动。
 
欧元国际化:与生俱来
欧元,由欧洲中央银行和各欧元区国家的中央银行组成的欧洲中央银行系统负责管理。欧元纠正了“布雷顿森林体系”过分强调全球货币合作而忽视区域性合作的缺陷,在世界范围内实行固定汇率制度的条件没有具备时,以区域性货币合作的方式实现了区域内货币的统一。
1992年,为建立欧洲经济货币同盟,多国在马斯特里赫特签订《欧洲联盟条约》确定发行欧元。条约成员国需要满足一系列严格的标准,例如预算赤字不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负债率不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60%,通货膨胀率和利率接近欧盟国家的平均水平。
1999年,欧元正式诞生。2002年,欧元正式取代欧盟12国各自的货币开始流通。
欧元的诞生,得益于被称作“欧元之父”的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蒙代尔在1961年提出的观点。1961年,蒙代尔提出:“何时国家会放弃货币主权,而使用一个共同的货币?”按照他的设想,西欧各国经济水平相近,劳动、资本等生产要素流动性较高,要素流动使汇率变动成为多余,可以组成一个货币区,区域内各成员的货币相互之间实行固定汇率,甚至使用同一货币。
1999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将该年度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蒙代尔,以表彰他“对不同汇率体制下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以及最优货币区域的分析”所做出的伟大贡献。
评说:
历史上,美元国际化进程中最主要的任务是克服英镑的网络外部性,美元与欧元两强长期共存。人民币国际化需要突破这两种货币的网络外部性,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人民币国际化的难度,使得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具有更大的不确定性。但是,美元与欧元也在竞争,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加快美元地位的衰落,为人民币国际化减轻一些压力。
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循序渐行的过程,尽管以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的比例有所提升,但其中真正以人民币进行支付的并不多,未来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称,“人民币在国际金融市场的竞争力不足,直接导致我国国际金融话语权的欠缺。受限于人民币在国际金融市场的自由兑换和投资使用渠道的问题,多数即便是以人民币报价结算的国际贸易订单,最终仍是以美元支付。”
“人民币国际化的脚步已经迈出去了。”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李志刚称。李志刚对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提出以下建议:首先,良好的通货膨胀记录和币值稳定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的信心保障。从人民币通货膨胀率历史指标看,虽然没有发生恶性通货膨胀,但在1989年和1994年前后也曾发生较高的通货膨胀。其次,发育良好的、开放的、自由的金融市场也是必要的制度保障。因为这样的市场具有很好的深度、广度和弹性,交易价格和资产价值能够被参与者合理预测,还可以保证持有该货币的收益性,减少通货膨胀的侵蚀。最后,要先培育一个区域性的人民币结算网络。
成思危认为,要加速汇率制度的改革。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的最终目标是要从汇率目标区制度转变为浮动汇率制度。其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要从盯住美元过渡到盯住一揽子货币,进而实现国际化。
“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将给金融体系带来巨大的机遇,但市场的开放必须是有步骤的审慎开放。”就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的顺序,成思危认为,从产品的角度来说,应该是先由债券市场到股票市场再到金融衍生品的过渡。
文/中国对外贸易实习记者 徐榕梓